三杯拂剑舞秋月

李太白铁杆粉
喜欢的是历史向的,王者荣耀及其他游戏粉自觉绕路
吃杜李,戚张or张戚都可接受(更喜欢叫正大光明)

【恶搞史向】 当社会你正哥碰上话唠忠犬光妹

     昨天翻QQ空间无意中看到这个梗 就脑子一抽代入到了这对身上,个人觉得还挺带感,各位看着好玩就行了,千万别认真(被打)知道这对奇冷无比还是想发出来

    每天隔三差五就能收到这一长串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纸条:在吗,在吗,在吗太岳,太岳在忙吗,太岳你好,在吗,在吗,交个朋友,太岳在不在,在吗,太岳是搞什么工作的,在吗,在忙吗,太岳交个朋友,在吗,在吗太岳,自拍发来看看,在吗太岳

         先开始周围人都以为只是皇上单独发下的密信没有在意,可时间一久, 大家发现这位张首辅的表情一次比一次凝重,眼神一次比一次复杂,到后来甚至看都不看直接将纸条撕碎,也都猜测到了些许。“没想到这张首辅看起来仪表堂堂的,竟然有断袖之癖,难怪他最近回府越来越少了,原来是因为在这宫中就有人可以满足他了。”“可别说,之前我就看到他们俩有小动作,几次下朝以后都磨蹭着不走,故意落在最后,许久才见回到工作岗位上,谁说的准是干些什么事去了。”“真是世风日下呀!没想到将军竟然是这样的人,看走了眼呀!”
         “你们几个,再给我碎嘴,加跑十圈,罚二十大板!训练岂是儿戏,哪容得下你们这般怠慢闲散!都给我跑快点!” 见状几个士兵只得住嘴,认真跑起步来。毕竟就算真如他们所言,眼前的戚将军也不是他们敢随便招惹的。
          见人都已走远,刚才还一脸正气的某位将军瞬间变脸似的坏笑着从剑鞘中掏出一张字条,一边看一边一边无奈摇头:“太岳可真是,随便逗他一下就生气了,真是难处理呀!看来要讨好他,还得多花点时间。”
       只见字条上赫然写着:不在,不交朋友,有工作关你屁事,在忙,忙得要死别来烦我,再说一遍不交朋友,以及自拍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倒是很乐意你自己拍死自己。

【恶狼游戏同人】伦太郎x新村洸(对这就是伦洸)

        内含监禁捆绑play和一些渣肉沫。祝食用愉快。

一片死寂的空旷房间。漆黑晦暗的视线。
       少年安静地坐在一张破旧不堪、椅背生满铁锈的靠椅上,双手交替把玩着一只手枪。少年将手枪抬至眼前,像看奇珍异宝似的微笑着审视,而后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枪柄。沾染了一些深红液体的枪柄。就在刚才,他用这把手枪,出其不意地袭击了某个一直以来都怀恨在心的家伙。某个现在被他绑在椅子上狼狈不堪的家伙。
         往事如潮水般涌现,少年狠狠地摇了摇头,瞬间涨动的杀意如同海潮般侵蚀着他的内心。趁这家伙还昏迷不醒,赶紧杀了他?要是放在以前,他绝对会不假思索地选择。不过,这种死,太便宜这个人了。并且,一点也不痛快。想到这,他不由得扣紧扳机,然后又缓缓松开。
          昏迷的青年终于逐渐恢复了意识,他微微蹙了蹙眉,挣扎着想挪动自己的身躯,这才发现自己被紧紧绑在椅背上的双手,和同样被束缚住的双腿,露出一丝苦笑。后脑勺的剧烈疼痛还在提醒着他刚才的遭遇。是被那个人偷袭了?
           “终于睡好了?”少年缓缓站起身,慢悠悠地向青年走来。“看不出你原来这么不堪一击嘛。能活到现在,可真是你的福分。”
         “我也看不出,你这个小毛孩还有这么大的能耐,不仅活到了最后,还有这么惊人的过去,果真是深藏不露呀。”青年冷笑一声,不卑不亢地与之对视。
          “我会沦为如今这个模样,不也是拜你们所赐?新村洸,我想你没有资格评价我的过去 。”语气顿时变得沉重。
          “可这也不能成为,你因此报复我们的理由。过去的终究是过去。”
           伦太郎冷嗤一声,手枪顷刻间直抵青年的脑袋:“可是就因为这些过去,我所深爱的一切都被彻底毁掉了。像你这种人,根本无法了解我的痛苦。”
            “我的确是不能了解,一个失去家人疯狂报复他人的人,到底在想着什么。”新村洸依旧冷静。
           “所以,你是不打算承认了,你的罪过?”伦太郎又将手枪拿开,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枪面,发出清脆又冰冷的声音:“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下场会是怎样。”
             “事已至此,无论你费多大劲也已经于事无补了。那些事是我做的。不过那又能怎样?”新村洸挑了挑眉,一脸不屑。
             “……”出人意料地,少年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用阴沉的目光凝视着自己。仿佛在凝视着深渊一般。一股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
        优雅的白色风衣,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和那双深邃的仿佛能看透一切的金色眼眸,和敏锐无比的洞察力。如果眼前的这家伙,没有做出那些冷酷自私的举动,或许还会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家伙?
          心里什么东西开始翻滚变质。
         想要毁掉。想要吞噬。想要侵占这片洁白。
          新村洸警戒地看着少年阴鸷的脸,以为他长久的沉默是在为接下来的爆发积聚力量,已经暗中做好了回击的准备。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却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少年用力地托起他的头,不由分说地扣上重重一吻。一只手粗暴地拉开他衣服的拉链,一只手则放肆无理地深入他的身体尽情挑逗着。新村洸试图挣脱少年身体的扣押,奈何被钳制住的四肢使不出任何力气。少年将头深埋进他的脖颈,嗓音异常地沙哑:“不想死,就乖乖地。”与此同时,将什么冰冷坚硬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后脑勺。
            “你,你这个疯子……”新村洸的面色已涨得通红,呼吸变得急促,但他依旧在极力抑制着自己。
            “明明有感觉了,还想躲什么?现在,就做个乖孩子吧。”
           昏暗的房间里,整夜都充斥着喘息声和巨大的肉体撞击声。

杜李情人节超长彩蛋【你可是我的老婆呀~】

其实这篇我之前在贴吧上发过的,因为现在不玩贴吧而且觉得这篇比较符合情人节主题就再发一遍~希望各位能喜欢~


最近,李白有点苦恼,不,是很苦恼,非常苦恼。这个苦恼的来源很简单,就是来自于他那形影不离如影随形的,总是自称是他老公(?划掉!)的那位杜子美同志。
自从那天夜晚两人在青楼“巧合”地相遇,到酒馆去喝酒谈事,最后李白由于喝醉被抱到客栈,两人由此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后,李白就发现杜甫变得很不对头,或者很对头。
其实这个问题说来也简单,就是杜甫变得难以置信的黏人。无论李白做什么事情,杜甫都会一脸恶心的痴汉笑以及托腮花痴脸,在后面死死地跟着,生怕少跟了几步。
李白往东走三步,杜甫也往东走三步;李白去书房坐在书桌边准备读史书,杜甫便毫不犹豫地搬个凳子坐在旁边,托着腮,傻笑着,口水都快流到李白阅读的书简上;李白去竹林子里舞剑,杜甫还是傻不拉几的跟在旁边 ,结果差点被一剑砍死。
甚至李白每次去厕所解决他的生理需要时,杜甫也毫不避讳地蹲在一旁。见李白迟迟愣着不动,还两眼放光地催促着:“怎么了青莲?你不是要上厕所吗?那你怎么还不脱裤子呀?”
李白深吸一口气,忍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那你倒是出去呀!你在这我怎么上厕所!”“怎么就不能上?大家都是男的,再说你的那里我又不是没看过~害羞的话,我帮你脱?”
“杜子美,你给我滚出去!!”忍无可忍的李白一个巴掌把杜甫打飞了出去,狠狠地摔上了门。“就连生气也那么帅,青莲,你真不愧是我的好老婆~”“滚!!”


有一天李白出门闲逛,经过一家铁匠铺时,看到几个小孩正把一把名贵的宝剑扔来扔去,在地上拖来拖去,顿时心生不平,上去直接拽着为首的那个小孩的衣领,几乎把他提了起来。小孩挣扎着想要挣脱,李白便抓得更紧了几分,宁静淡然的眼眸满是怒火:“为什么要玷污亵玩宝剑?知道一把宝剑凝聚了多少心血吗?知道宝剑的神圣和价值吗?知道宝剑对珍爱它的人来说的意义吗?你可以不喜欢,但不可以不尊重!小小年纪这般无礼,你父母是这么教你的吗?”
“你干什么!放开我儿子!”手上还拿着烫红的铁器的铁匠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一脸想把李白撕成两半的表情。
李白冷笑一声,把小孩往铁匠身上一扔,声音虽不大,却激昂强硬至极:“亏你还是个铁匠,亏你还把他当成你儿子,你就是这样当铁匠,这样教导你儿子的吗?对你努力劳作的成果,就是这样不珍惜的吗?一把精贵的宝剑,只能让不懂事的小孩随便玩弄的吗?知道对一些人来说,宝剑有多重要吗?我看你根本不是真心热爱你的行业,如此的话不做算了,免得丢铁匠的脸!”
铁匠气得牙咬得嘎嘣响,脖子上青筋爆出,凶光毕露:“你个小白脸还有资格教训老子?!老子喜不喜欢做铁匠关你屁事?!老子怎么教育孩子关你屁事?!老子做宝剑就是为了赚钱怎么样?!就你个长得娘里娘气的小白脸,还没有资格说老子!”
“你说谁是小白脸?说谁娘里娘气?”李白皮笑肉不笑,淡定地缓缓地抽着腰间的佩剑。
“就说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小白脸! 娘里娘气的小白脸! ”
李白深吸一口气,直视着那直对着他鼻尖的烫红铁器,一字一顿地有力道:“不懂珍惜宝剑的大老粗,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是人!!”说时迟那时快,那把骄傲的宝剑顷刻间出鞘,显露了它的锋芒,之后利索地击打在了铁器的尖端和铁匠粗壮的大手上。
铁匠疼得惨叫一声,手随之松开,李白眼疾手快地一剑劈在他手臂和大腿上,又抬腿冲他腰上就是一脚,直把铁匠打趴在地。整个攻击过程快准狠,如同干旱的夏日来的一场及时雨。
李白得意地拍了拍手,利剑归鞘 ,猛虎归巢:“知道厉害了吧,大老粗?”
铁匠捂着腰艰难地站了起来,痛苦地眯着眼,手指死死地指着李白:“你这个小白脸,长得娘里娘气,行为这么粗鲁,还是个泼妇!”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泼妇?!有胆再说一遍?!”
铁匠摇头晃脑,一脸极其欠揍的样子:“小白脸,这么凶,像个泼妇一样,以后可嫁不出去哟~”
“我今天不打烂你的狗嘴,不打断你的狗腿,我就不叫青莲剑仙!”
要再次发作的李白突然被身后一个人紧紧抱住,刚要回头看看是谁这么放肆,那人熟悉的声音已传进了耳朵:“抱歉,这位铁匠先生,不瞒你说,这位英俊潇洒又长得有点女人的公子其实确实是个女人,是在下的妻室,可惜他脑袋不太正常,总以为自己是个男人,又好使剑术,便总是一副白衣翩翩的游侠模样,四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然也会有殃及无辜,所以我这个做夫君的,不得不随时随地跟着他,不然哪天他要是脑袋一抽杀进皇宫就麻烦了!给您添麻烦了,深感歉意。”说罢从后面把李白抱起。
“杜子美你给我松开!让我踹死他!我要踹死他!”
“别闹了老婆!我们回家吧!”
“谁是你老婆!喂!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铁匠撇头露出一个蜜汁微笑:“青莲剑仙?杜子美?老婆?有意思。”

“你不是说要出城吗?怎么又跟着我来了?”又是在一家酒馆,两人面对面坐着,李白一脸极其不爽地,用一种简单随意的姿势握着剑,如使一把普通的菜刀一般,剑如疾风席卷过,迅猛又不留痕迹地————————切着盘子里的一大块牛肉。(?)李白一边切着一边拿起被切的细嫩无比的牛肉片吃着,还时不时饮上一口美酒。
杜甫微眯着眼,满眼柔和地看着李白,抬起袖子擦了擦他嘴角的酒液:“还不是放心不下你,怕你趁我不在又偷偷跑了呗。而且我的事也解决了。”
李白不太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我都答应你了,才不会又自己跑路的。不过你去办了什么事呀?这么快就解决了,效率挺高的呀!”
杜甫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似乎有些许落寞:“青莲,你实话告诉我吧,你是不是真的去青楼干过那种事情……”
李白听罢直接把酒喷在了杜甫的脸上:“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谁告诉你的?你不要吓我了好吧!”
杜甫脸色阴沉了一些:“这么说,青莲你真的做过……”
李白连忙放下酒葫芦,一副无辜可怜的认错的样子:“对不起呀子美,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那样的,可是,迫于当时的情况,我不得不……你原谅我吧,别生气呀!” 那晚可怕的经历还令李白心有余悸,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杜甫审视地望了他一会,望得李白直心里发毛,而后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嗯,其实我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青莲一时疏忽忘了带钱导致没有付歌姬的钱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呢欠很多位歌姬钱就不好了。这次我先帮你付好了,下次可不准了!”
李白呆愣了半秒,而后赶紧反应过来,猛点头称是:“对,子美说得对,我真是太大意了,而且欠人钱也是不对的,以后绝不会再犯了!这次多谢子美了!我该怎么谢谢你呢?”呼,还好,还好没有发现,要是被知道在青楼真的那样做了,估计会被打死!
杜甫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他突然站起身,坐到李白旁边,轻咬了几下李白的耳垂,力度恰到好处,既不会咬出血,又让李白觉得耳朵要被咬掉了。李白顿时面红耳赤:“你干什么?!”
杜甫又紧紧把李白抱住,不让他跑走,温热的嘴唇直贴李白的耳朵道:“你在青楼做的另一件事,等我们回到家,再当做对我帮你付钱的补偿,慢慢做,怎么样?”“什……什么……你,你知道的……那你怎么不……”“因为我,不舍得生青莲你的气呀~你可是我的好老婆~”“立刻马上给我滚!!”

从酒馆出来,天已半黑,建筑物投下的漆黑的阴影如同隐藏伏击在黑暗里的巨大野兽,随时准备向过路人发起攻击。四周静悄悄的,路上没多少行人,只有偶尔的几声嘶哑凄凉的鸦鸣。李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天气突然变凉了?奇怪……”怎么有种莫名的不安感……杜甫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轻轻拍着:“老婆你怕冷呀?没事等我们回去以后,我好好地暖和你~”“杜子美,你能不能正经点!”
在经过一条偏僻的小巷时,巷子里突然冲出数十个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大汉,各个手里都拿着狼牙棒和刺刀,围成一圈把两人困在正中央。“此树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大汉们步步逼近,不断挥舞着手里的利器,看上去极具威胁性。杜甫本能的抱住李白的手臂往他身后躲。
李白目光睥睨地斜视着他们,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抽出了剑:“就你们这些话都说不清楚的傻大个,还想打劫我?是谁给你们的勇气?要打就快点,我们还得早点回家。”李白轻抚着宝剑,静谧的眸在月光照耀下明净透彻,又染上了不可名状的清冷和寒意。“兄弟们上!”头领一声令下,所有的大汉咆哮着,乱舞着刀剑,齐刷刷地疯狂地冲过来。
“青莲小心呀!”杜甫着急地喊道。李白一甩衣袖,同样急切地朝身后喊道:“你自己注意点,我不一定顾得上你!”杜甫昂首挺胸道:“放心,我杜子美是什么人,是会给你拖后腿的吗?”“笨蛋,闪开呀!”李白把杜甫使劲一推,狼牙棒那寒光闪闪的尖刺擦着两人的鼻尖过去,杜甫已能想象到打在身上的刺痛。“好险呀……”杜甫拍着胸口,急剧地喘着气。李白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还是多远点算了!只打到你还好,别害得我一起!”“诶?青莲你嫌弃我!你怎么可以嫌弃你的好夫君?!”“滚滚滚!再这样我连你一起打!”
让人称奇的是,即使在斗着嘴,李白手上的功夫依旧没片刻耽搁,白腻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舞着剑,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自如,看似随意清浅的攻击却每次都正中下怀,每次都把大汉击飞出去,让他们好半天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回旋踢是这么用的,白痴!”李白微微侧身躲过大汉踢来的一脚,在他腰间回之以充满恶意的一脚,看那样子,估计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了。“连剑都握不好,还有本事砍人?”李白反握着剑,把剑柄往那人太阳穴使劲一戳,那人应声倒地。“还有你,你,你,出拳快点狠点会死是吗?跟没吃饭一样,会不会打架呀!擒拿手要抓这里呀!”李白往一人胸口狂打几十拳,又逮住想偷袭他的一人,把他的双手别到身后,再把两只手腕使劲一撇,伴随那人惨叫的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李白拍了拍手,满意地扫视了一周地上的“尸体”:“好了,解决了,子美我们走吧!子美?”没听到答复的李白有些不安的猛回头,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杜甫。“睡着了吗?”李白缓缓走近,等他看清时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而后赶紧把杜甫扶起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脸:“你怎么了子美?醒醒呀!”感觉自己从未如此着急过……
杜甫虚弱地睁开了眼,气息微弱:“我没事……没事的……我就是刚才,注意到有个人要偷袭你……我怕你注意不到,我就替你挡下来了……没事的,我也就被刺到了左肩……”
“笨蛋,什么叫就刺到了左肩!你左肩都刺穿了好吧!万一骨折了好不了也是很严重的!不是让你躲远点吗!我一个人可以应付的!你什么也不会干什么替我挡下来!保护好自己也不会吗!”由于担心他,李白激动到有些失常。
杜甫挤出个勉强的微笑,轻抚着李白的头发:“因为你是我的老婆呀……老婆打架,老公怎么可以不帮忙?”
头一次,李白没有嫌弃他的叫法,而是把他紧紧拥住:“傻瓜……以后不可以这样了,知道了吗?”
“嗯。”
在回去的路上,杜甫问了一个问题,一个李白也想知道的问题:“青莲,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粘着你吗?”
“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一放手,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子美,我发誓,绝不会弃你不顾。因为没有我,你这个白痴怎么办?”
“拉勾吧,那样才算数!”
“你真幼稚……拉就拉!”
皎洁月色下,两人真心而幸福的笑颜,美得宛如一幅画。

有关戚张的一个脑洞

          为了补偿自己以后只能周更,在这里放上一个前几篇提到过的脑洞~嗯是古代背景的戚张~          

 

  太岳秉烛夜读,元敬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然后突然一把将太岳手里的竹简抽走,笑着说:别看书了,看我。太岳向他伸出手,微微一笑,然后

                         













      夺回竹简反手就是一下:我看你个锤子!!!!
       次日,将士们好奇地看着元敬脸上的大红印子:将军你怎么了?
       元敬摆摆手笑着说:没什么,自己不小心磕的
       将士们看着站在他身后的太岳露出了蜜汁微笑~
       元敬就这么可爱对不对对不对!!!我的太岳当然是这么冷漠~

昔年有狂客 号尔谪仙人

        
        这些年读过不少历史,认识许多历史人物
        最喜欢的古人却永远只有那一个
        那个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不羁旅者
        那个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潇洒剑客
         那个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豪迈饮者
      那个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清高政客
     那个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旷世奇才
     一人   一马  一剑 一酒壶 一生行游天下
     曾银鞍白马度春风    也曾举杯消愁愁更愁
    说他孤芳自赏也罢       说他桀骜不驯也好
     他终究活出了他自己的样子
      活成了我们梦想中的模样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人生    图的就是醉个痛快   大梦一场 醒来仰天大笑  拂袖而去
      在这个人人都爱小鲜肉的世界
       我偏偏喜欢你
        哪怕我知道     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单恋
       因为你     单恋也变成了一种期待
      愿与你仗剑同游   花间对饮
     游遍盛世河山      饮尽人间离愁
    —————以此献给想触碰却早已相隔万里的,李十二白

刚刚闲得无聊,就想着去QQ调戏一番小Q,随便打几个字以后它回复可以让它看图猜年龄,于是便心血来潮地发了些太岳和元敬在大明王朝1566一些视频剪辑里的截图过去,结果讲真第一张认为太岳37还差不多(太岳是1525年的),可是你TM告诉我旁边那个士兵4岁是个什么狗屁情况???再发两张过去,测的年龄更是一张比一张年轻,虽然我很希望太岳永远年轻英俊呢可是你TM也不带这样忽悠人的27岁这也完全不像啊喂!!!发了两张元敬微微一笑的迷人样子,结果呢您没测出来就算了,为什么您看的是旁边那个模糊成剪影的士兵的年龄???看那个士兵的年龄也就罢了,人家最多就是个中年人这六十七八岁又是什么鬼???不得不多真是神TM的小Q→_→心疼抱紧受受的正哥光妹,在我心里你们永远年轻帅气~